第51章 一个不错的开始

作者:孜木|发布时间:2019-04-29 11:52|字数:5151

  新设备进厂的那天,正赶上下大雪,孙宏伟不着急调试设备,而是在新车间的门前召集全体职工开大会。他一个人坐在主席台后头慷慨激昂,大谈特谈这批设备的重要意义以及美和未来的发展前景,头顶着霜雪的小四百职工各怀心思地站在没遮没拦的空地上,没几个上心听的。

  “他在说些什么?”作为帮助美和引进设备的大功臣,Mike本来也应该坐在主席台上,可他借口自己中文太差,跟韩苏明站在了一块儿。他喜欢中国文化,也特别学过中文,日常对话还能勉强应付,可孙宏伟的长篇大论对他而言,就跟天书没两样。

  “立威,”韩苏明言简意赅地总结。

  俗话说,新官上任三把火,孙宏伟自然不会免俗,不过谁也没想到他的第一把火居然烧在了曹英头上。他前脚当上了代理厂长,后脚就把石锦宽提成了销售处的主任,又顺势清点了所有人手上的所有资源,然后进行了重新分配。

  “还真是‘飞鸟尽、良弓藏’啊,孙宏伟这翻脸也翻得太快了吧!”许菲菲替曹英打抱不平,“你就不应该那么痛快地给出去,给他们添点麻烦也好啊。”

  “早晚的事儿,”曹英看得通透明白,却也还是心凉。

  石锦宽早就受够了曹英这么多年压在他的头上,这次总算“翻身农奴把歌唱”,自然要把他心中的屈辱都释放出来。

  平日里对曹英吆五喝六都是轻的,还常常让她去一些偏远又难开拓的地方出差,事儿办好了是正常,办不好那就是阴阳怪气的一通嘲讽。

  “曹副主任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情绪啊?这都是厂里的决定,我也没办法,您要是觉得不行,可以跟咱们韩专家吹吹枕边风。就冲他跟孙厂长的关系,说不定会把我撸了,把你升上去了呢!”

  “……是我能力不足,石主任您别误会,”曹英陪着笑脸回。

  徐华农看不过眼去,替曹英说了两句,“石主任,这真不怪我师傅,那片的市场早就让他们本地的雪雁跟郁馨香牌给垄断了,就连广州的大厂货都进不去,我师傅是真……”

  “华农你现在也是有家有室了,就别老跟那些个人生活作风不检点的人搅合一块了吧?”石锦宽轻佻地斜眼看着曹英,“曹副主任,你说呢?”

  除了徐华农,整个人办公室的人都在等着看曹英的反应,或者是说等着看她丢人现眼。

  就在上个礼拜,曹英的婆婆跑到厂里连哭带嚎地闹了一通,,整个厂里的人都知道曹英这个不要脸的破鞋勾引韩苏明,为了他甚至要离婚!

  她婆婆在厂门口“表演”的时候,曹英正在档案室里整理美和近10年以来的销售报表,那是石锦宽专门给她下的任务。外头都快闹翻天了,她都一无所知,李志远找到她的时候,她还在埋头查资料。

  “我的姑奶奶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忙工作呢,你赶紧跟我去看看吧!”李志远找到她的时候,怪话都出来了。

  曹英一出现,围在立和他娘周围的人就自动散开了,给她让出了一条通道。立和他娘已经哭号了好大一会了,整个人半瘫在地上,许菲菲在旁边脸色铁青地试图把她拽起来,“大娘,差不多大得了,你想逼死曹英啊!”

  “我逼死他?明明是她想逼死我们全家!”

  立和他娘嘶哑着嗓子喊,她看到曹英出现,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,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曹英面前,哐哐哐地给她磕头,一边磕还一边哀求,“曹英你嫁到我们立和也快十年了,我们赵家哪点儿对不起你?屋里屋外都把你当成姑奶奶一样伺候,你那个残废爹也是我们伺候着,结果你居然在外头勾引野男人,闹着要离婚?我们赵家清清白白的人家,你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啊!”

  曹英面无表情地看着自个儿的婆婆,她早就觉得会有这么一点,现在反而有种石头落地的感觉,“天儿挺冷了,我送您回去吧。”

  立和他娘看着曹英,哭都忘了继续哭,曹英表现得太冷静了,这跟她想的差太多了。

  曹英看她不动弹,索性自己上手去扶他,立和他娘开始奋力挣扎,大喊大叫,“我要见你们领导!我要当面问问他,你们这样的狗男女凭什么留在厂子里?”

  “可以,您想见谁都成,您先起来,我领您去……”曹英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身后的人群一阵惊呼,她的心猛地抽紧了,她甚至都不敢回头,可韩苏明不会因为她的逃避就原地消失。

  曹英转头去看韩苏明的那一刻眼圈都红了,“你来凑什么热闹,回你的实验室去!”

  “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躲起来,”韩苏明有些苦恼,但显然不是因为现下糟糕的处境,只是单纯因为自己不得不违背曹英的要求。

  立和他娘看到韩苏明的出现明显有些紧张,她来前儿特意打听过韩苏明,技术拔尖、还有手段,在省里那都是挂了号的,甚至有传闻说孙宏伟这个厂长之所以是代理的,就是为了两年后给他让位。

  孙宏伟因为这个传闻对韩苏明很是介怀,处处刁难倒不至于,隔三差五的试探却少不了,韩苏明对此不置可否的态度,让孙宏伟一时也摸不清他的心思。

  对围观的人来说,这些暗地里的试探跟争斗都没眼前老太太的撒泼打滚有意思,尤其是现在主演都凑齐了,他们迫切地地想要知道接下来的发展,如果事态能发展到几个人大打出手,那就真是赚大了!

  结果韩苏明却只是凑近了老太太低声跟她说了两句话,刚才怎么也劝不动的人利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头也没回地就走了,别说那些看热闹的了,就连许菲菲都傻了,瞪着韩苏明半天都不眨眼。

  人虽然走了,可事情闹腾成这样,厂里总要给个处理意见才行。

  孙宏伟思来想去,决定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黄爱民,正好也算送他个不小的人情,顺带手敲打一下韩苏明,还不弄脏自己的手,他美滋滋地翘着腿,觉得这回算是一箭三雕。

  结果黄爱民居然大事化了、小事化无,没借此出气不说,还网开一面,发的全厂通报上上说什么经调查不过是误会一场,但公然大闹厂区也是不行的,扣了曹英半个月的奖金了事,压根就没提韩苏明一句。

  “老黄人还挺不错,我觉得得请他吃个饭,帮了你俩多大一忙啊,”许菲菲说完等了一会儿,曹英果然没反应,她也无所谓,换了个话题继续说,“宋卓那天说要准备买台电视机,不知道买什么牌子的好,你说是买福日的,还是买红梅的,还是说干脆买索尼的……”

  “……宋卓?你们俩?”

  “哎呦喂,你可算搭理我了,你要是再不说话我都怕你回头跳了河,”许菲菲说得轻松,不过她是真担心,自从立和他娘闹腾了那一次之后,小半个月了,曹英天天都不怎么说话,倒是一有空就跑到旧厂区的后头呆着。

  韩苏明担心她的情况,来陪过她两回,可厂子里闲言碎语的太难听了,韩苏明不当回事儿,可曹英一个女人家却不能不在乎。许菲菲是受韩苏明所托而来,时不时就过来跟曹英东拉西扯,她是话多嘴碎,可也架不住天天这么说啊。

  这次突然扔下个重磅炸弹,果然有奇效。

  “是啊,我们俩处对象呢,”许菲菲不是那种羞涩的性子,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,嘴角上扬得都压不下去。

  “宋卓真是好福气,”曹英发自肺腑地说。

  “韩苏明也不差!”许菲菲语重心长地回了一句,两人对视一眼,忍不住都笑开了。

  “行了,你这样我就放心了,”许菲菲一巴掌拍在了曹英背上,“韩苏明也就放心了。我先走了,周末休息咱们四个人一块看电影去……另外你离婚那事儿不用愁,肯定能离成,你信我!”

  许菲菲走了两步,没留神一脚踢在了生锈的设备上,上好的小羊皮靴子给划上了一道深深的锈痕,这靴子她刚穿没几天,心疼地想骂人。

  “这破设备还堆这儿干嘛呀,真是倒霉!”许菲菲气呼呼的蹲在地上,拿着手绢小心地擦着鞋面。

  这次淘汰下来的设备都被堆在旧厂区后面,既占地方又碍事,厂里本来打算便宜处理给别的日化厂,但是离美和近的日化厂大都是小打小闹,根本不缺设备;离得远的,光运费就不少钱,设备太过落后,白给人家都不要。厂里又不甘心只是卖废铁,结果就是堆在那儿生锈。

  “……菲菲,我想开厂。”曹英突然说道。

  “开厂?行啊,我支持,有什么要我……”许菲菲猛地起身,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我想把这批淘汰的设备买下来开个日化厂,”曹英一字一句地说。

  许菲菲看着她,想找出一点开玩笑的可能,可曹英的表情告诉她,她是认真的。

  “我可是专门看过报纸,上面现在不允许私人开厂。还有啊,你哪来那么多钱,那些设备就算是当破铜烂铁卖了也值不少钱呢!”许菲菲一边剥着盐水花生,一边说道。

  “私人不允许开厂倒是好解决,直接挂靠在美和日化就可以,”宋卓坐在许菲菲旁边,双手捧着花生壳说道,“相关的政策文件我明天给你送过来。”

  许菲菲横了宋卓一眼,却不耽误把花生仁塞到他嘴里,“我是让你劝着她点,你倒好,还帮她出主意了。”

  “钱的话也不是大问题,旧设备放在那儿已经是不得不解决的大麻烦了,英子可以先支付给厂里一小部分费用,孙厂长应该就会答应,”韩苏明在旁边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“嘿,合着你们三个人都想好了,就我一个不同意是吧,”许菲菲郁闷地拍了拍手,宋卓这边俩手都占着,曹英自然而然地把手绢递了过去,许菲菲擦了擦手,“那你跟我说什么,开不就得了!”

  “其实厂里还缺个懂生产的,”曹英看着许菲菲笑了起来。

  许菲菲叉腰瞪着曹英,“在这儿等我呢是吧,行,这手绢就算我的定钱了。”

  她说着就要往口袋里揣,一旁的韩苏明坐不住了,“许菲菲,这手绢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一块手绢都舍不得,太抠门了吧!”许菲菲是故意的,她早就发现韩苏明有块一模一样的。

  “你想要我可以买一块新的送给你。”

  “我觉得这块就挺好的,不用那么麻烦了,”许菲菲根本不理韩苏明给的台阶,“除非你给个能说服我的理由。”

  “这是我正式送给曹英的第一份礼物,我想过其他的,更贵重的、更有用的,可最后还是觉得手绢最好,虽然不起眼,却是贴身放着,总也少不了的东西,我不能时时陪着她,它却可以,”韩苏明落落大方,“这个理由可以吗?”

  韩菲菲回头横了宋卓一眼,“你看看人家”的意味非常明显,幸好电影马上要开场了,宋卓赶紧招呼着大家起身,曹英看了韩苏明一眼,脸颊红得像擦了胭脂。

  曹英转天跟厂里提了买下旧设备跟挂靠厂里这两件事儿,孙宏伟大概也是觉得对不起她,答应得还算是痛快。不过到了工厂选址的时候,曹英就犯了仇,合适的地方不好找。

  其实在南苑农场后山脚下有片荒地还不错,可曹英不想去触那个霉头。她当时提出要离婚的时候,赵建业虽然自始至终都没说一个字,不过脸色也是阴沉得要滴下水来。

  赵建业主动找上门来,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事儿。

  “听说你想开厂?”赵建业也没有东拉西扯,直奔主题,“后山脚下那块地你要是觉得行,我就批给你。”

  曹英警惕地看着赵建业,她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儿平白无故落在自己头上,她知道赵建业是什么样的人,给出一分就要收回十分的主儿。

  赵建业看出了她的防备,也不多解释,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盖了章子的批条递给她,“曹英你别想多了,我是觉得你有本事、能成事儿,咱们农场好些人到现在都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地里苦干,一年到头就挣那么点浅,按理说得是我这个场长带着他们挣钱,可我年纪大了……你把厂子开在那儿,乡亲们能跟着一块挣点钱,那是好事儿。”

  “还有这个也给你,”他从兜里掏出两个红本本,那是立和他娘藏起来的结婚证,封面皱皱巴巴地像是被反复拉扯过一样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你想坑死咱们立和啊,咱们这么大年纪了,离了婚以后谁伺候立和啊!”立和他娘双手拽着结婚证,指甲都快把封皮抠破了。

  “咱们还是少做点孽吧,都是爹生父母养的,咱们放了曹英吧。”

  “你现在知道装好人了?你早干什么去了,当初不就是你逼得她嫁过来的吗?说以后靠着她伺候咱们俩、伺候立和……放了她?放了她我以后指望谁去!”

  “再这么耗下去,就真的什么都指望不上了!”赵建业一把夺过了结婚证,数落着自己的老伴,“你就是个老糊涂啊!曹英跟韩苏明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,咱们两个土都埋到脖颈子了,怎么跟他俩斗,还不如借坡下驴。曹英心软,到时候肯定不会让咱们还是立和饿死在家里的!”

  “你还年轻,我们不能坑你一辈子啊……拿着吧,我先走了,”赵建业没等曹英说话就走了,他格外走得蹒跚艰难了些,果然曹英追上来,一起把他送上了客车,赵建业知道自己赌对了。

  曹英站在实验室外,冲着韩苏明摇了摇手上的结婚证,韩苏明从来都稳如山的手突然抖了起来,玻璃滴管清脆地碰上了试管内部,好不容易被提纯的曲酸就这么污染了。可韩苏明却并未放在心里,大步流星地走了出来。

  他低头看着那两本结婚证,想要去摸才发现自己戴了手套,他抖着手拽下手套,直接把曹英抱在了怀里,他的声音通过彼此相贴的身体传到了曹英的耳朵里,那声音低沉暗哑,“真是个不错的开始,对吗?”

  曹英点了点头,眼泪打湿了他纯白的防护服,“对,相当不错的开始,我们的开始。”

     

手机同步首发出版精品小说《淡抹浓妆》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henghuan.com/book/2113 阅读本书;

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henghuan.com/book/2113/764874 阅读此章节;